登录注册

忘记密码? 登录

注册

使用您的社交媒体账户登录

第二自然

  • 分享设计精品
  • 关注设计师品牌与创业

这一次,哪吒不要同情分!

0 239 发表于:

6.gif


哪吒,爆了,这是新一代国漫之光。

自2019/7/26号上映之后,仅一个半小时票房就破亿,创下了国漫票房最快破亿记录,甚至被《人民日报》点名称赞。



640.gif


《哪吒》的制作发行团队在宣传时就曾喊出“这回国漫不需要同情分”的口号,这回“哪吒”这么燃,看来是如愿以偿了。


tupian1.jpg

饺子本人


哪吒的导演,饺子,毕业就被国内知名医科大学录取,但在明确自己的志向之后,就投入到了动画软件的自学中。


2.gif


在饺子制作第一部动画《打,打个大西瓜》时,他没有任何收入,自从饺子家父去世后,家里每个月只能依靠母亲1000元的工资维生。他跟母亲住在一起时,吃超市的特价菜,几乎不逛街,不买新衣服,也不出门。在创作的整整3年零8个月里,他的生活就是三点一线的:客厅、卧室、厕所。在这种艰苦的环境下进行创作,内心需要接受多少人的质疑,大概只有饺子自己知道,但是不和谐的声音一定不会少。


tupian2.jpg


这部时长16分钟,没有一句台词的动画短片《打,打个大西瓜》,最终在国内外共获得27个专业大赛的30多个奖项,成为动画专业的学生无人不知的影片。


6401.gif


随后,2009年,饺子和朋友在成都成立了 “饺克力”动画工作室, 2011年,在光线影业的支持之下,饺子创立了自己的动画公司“可可豆”。这期间饺子一边接商单和外包养活自己,一边继续学习专业电影制作,积攒自己的能量。直到5年前开启了《哪吒之魔童降世》的电影项目。


1.gif


《哪吒》整个项目制作人数超过1600人,协助制作团队超过60家,有5000多个初版设计镜头,1400多个特效镜头,是普通动画电影的3倍,但是达到导演严苛标准留下来的,只有不到2000个。用制片人刘文章的话说:每天都在救火。


blob.png


电影哪吒从筹备到制作就用了将近5年,其中前期和剧本将近2年,中期制作将近3年。


tupian3.jpg


哪吒的剧本一直广受好评,但是大家不知道的是,这样的剧本改了66遍。


tupian4.jpg


饺子接受采访时说:我当时想,既然剧本磨得这么辛苦,场景和人物设计也必须细细抠。然后,设计师疯了。设计完成之后,我又觉得,既然人物剧本都磨得那么辛苦,分镜头也不能轻松。然后,分镜师疯了。到做模型的时候,我又心想,分镜头磨得这么辛苦,模型怎么也不能放松。然后我们团队所有人基本上都要疯了。


tupian6.jpg



“如果哪一步我们觉得轻松了,肯定是因为要求太低了,结果是没有麻烦,制造麻烦也要让它变得更难。”这是在电影哪吒的制作过程中,饺子常常会挂在嘴边的话,时时警醒着,从未有一刻放松对自己的要求。


tupian7.jpg


哪吒的制作过程中,光特效公司就有20余家,因为许多特效还是非常难做,最悲催的员工应该是那个给申公豹做毛的。看过电影的小伙伴都知道电影里有一个不到两秒钟的镜头,申公豹露出豹子头本相,脸上渐渐长出金钱纹路和毛发。当时负责这个特效的员工死磕两个月都没有通过,受到了深深的挫败感,跳槽了。


tupian8.jpg


但是没想到在他去了新公司之后,这个特效镜头被原公司还给了饺子,饺子只好再找另一家外包公司做。但是好巧不巧,找的新的特效公司,正是这位员工跳槽去的新公司。新公司领导听说他对这个镜头很有研究,就说:这个镜头还是交给你吧……

于是这位员工继续死磕几个月之后,终于是把这个镜头给磕出来了……


tupian9.jpg


饺子知道后说,如果有人问我,人能否改变自己的命运,我不晓得。但我晓得,他的命就是让申公豹长毛。

tupian10.jpg

tupian11.jpg

tupian12.jpgtupian13.jpg

当然,申公豹那段还不是电影当中最难的特效,最难的一场戏应该就是师徒四人在山河社稷图里抢那支指点江山笔了。饺子说,这个特效镜头仅仅做分镜就花了2个月,还不算接下来的动画、解算、特效、灯光、渲染、合成……

tupian14.jpg


当然,这些所谓的“更难的戏”其实是饺子对作品不断的高要求,在陈塘关大战的最后一幕,导演本来想在这里安排他俩回想起远古的记忆——天地诞生之初,混元珠慢慢形成,看到沧海桑田发生的一切。

tupian15.jpg

所以导演说,“第一个镜头应该是日月交替,然后斗转星移,镜头慢慢打到地球上,看到整个地壳的变动,大海变成高山,高山变成荒漠,地壳裂开。然后组成地球的最初那些陨石啦彗星啦,渐渐地倒放,回到宇宙当中去,变成了星辰,最后才是宇宙坍缩。”


tupian16.jpg


但是这个镜头,由于异常的宏大,导致死磕了5个多月,换了几家团队都没磕出来。最后钱花完了,只好忍痛割爱。假设《哪吒》出品方预算不设限的话,很有可能我们会在2030年才看到这部电影吧?


tupian17.jpg


饺子说,“做动画要用心,要真诚,要能克服来自各种方面的困难,要与生活作战,与诱惑作战,与压力作战,与自我作战。在漫长的独自作战的岁月里,我经常问自己,如果坚持了那么久,最终什么都没有得到怎么办?我的内心回答我,其实我已经得到了很多,创造一个东西出来的这个过程是独一无二的。”


tupian18.jpg


电影《哪吒》的成功,一面是成功改编优秀传统文化,市场前景更加乐观的成功。一面是中国动画人的热情:看我们中国人自己的动漫,“我骄傲!”


 





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打赏作者吧!

打赏
来这里关注我们

评论登录

关注我们

  • 分享设计 关注设计师品牌与创业

正在被阅读的文章

刚被收藏的设计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