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

忘记密码? 登录

注册

使用您的社交媒体账户登录

第二自然

  • 分享设计精品
  • 关注设计师品牌与创业
微信扫码联系客服

香港百年古迹惨遭喷墨涂污

0 3412 发表于:

标签: 香港   邓国骞   艺术家   冯力仁   双个展   孙中山  

tupian1.jpg


对于“香港百年古迹惨遭喷墨涂污”这一社会恶劣事件,网友痛批:毫无操守 耻与为伍!


tupian2.jpg



近日,位于香港上环的城皇街花岗岩石阶被黑色油漆喷涂一事引发关注,该段石阶属于“孙中山史迹径”的一部分。

tupian3.jpg


现场可以看到,被喷污的石阶有11级,每一级均被黑色油墨喷上“一把伞”的图案与伞下的英文“RESIST”(反抗)字样,除了台阶,附近的大理石花盆和墙面也偶见相同标志。


tupian4.jpg


在目前香港混乱的局面下,遭受破坏的这些历史遗迹,应该是最让人心痛的了。相信不同的人群热爱自己家乡与城市的方法是不同的,有的人虽然重复式的茫然喊着口号,却没有付出实际的行动,有的人虽然不说话,却默默的爱着自己的城市,用一己之力恪守着自己在城市的岗位。在这种情形下,香港的艺术家们仍然保持着清醒的头脑,不断的进行着创作,用作品表达着自己。


tupian5.jpg


一、时尚达人邓国骞,香港围村长大的本土艺术家


邓国骞1983年生于香港,是混合媒体艺术工作者。他在新界围村长大,2002年首次使用电子邮件,2003年才发现网络上有搜索引擎。现在是香港最佳年轻艺术家之一。

据说,在国骞3、4岁时,邓妈妈因生计问题被迫终止怀孕。没诞生的”妹妹”,成为一家人特別是妈妈的牵绊。于是国骞为妈妈创作了《I call you Nancy》,以网上图片构建幻想中的妹妹,创作出她1-25岁的成长相簿。


tupian6.jpg

“妹妹”Nancy的成长相簿


十八、十九岁时,邓国骞第一次只身前往港岛,一出地铁站口便如置身异地,东方面貌和西洋脸孔相互掺杂着在中环的高楼中络绎不绝。一系列的疑问自此爆发:地域上如此接近的两地却存在着截然不同的价值观,而当中的不同是什么?这一疑问萦绕于心,造就了他这十年的创作探究。


tupian7.jpg

邓国骞《眼帘》剩余空间展览现场


此次在展览《眼帘》中,艺术家拨开了地域特征等细枝末节的缠绕,敏锐地捕捉到了在泛大都会背景下人们所面临的种种困局,以更接近于本质的追问勾连起香港、武汉两个城市。


tupian8.jpg

邓国骞《眼帘》剩余空间展览现场


在剩余空间的展览《眼帘》呈现了九件作品,据了解很多装置作品都是在武汉重新制作的。


tupian9.jpg

邓国骞《眼帘》剩余空间展览现场


这趟主要展出了近几年创作且可以在任何地方大致重新复制的旧作,这虽然出自于某些客观原因如运输等的限制,但主要还是选择了作品气质相近的,扎根生活及其矛盾、混沌的本质,呈现城市风景、人民的个体意志碰撞规范和权力,如碎片与文明;创见与传统;自由与指标等,种种前线议题纠缠人们的处境。眼帘开合间,日常物和影像赋予生活的变奏充斥展场不同角落,祈求当下生活的省思延续并牵引到展场,空间的分野复归含混。


tupian10.jpg

《今<东京梦华录>》元朗区、油尖旺区、中西区 录像/装置 录像投影、旧木柜 6分15秒 尺寸不定 2012年-现在


香港十八区的边界紧凑,距离近,不消一天大概可到穷尽所有区分。历史源流上,港岛、九龙、新界、离岛四大区的划分具有较明显的分野,如果这样看,那这个计划还差“离岛”便可完成。


tupian11.jpg


十八区的划分方式原意是各区用作处理下放资源,随年期可见异同的公私营城市规划及发展推演出不一的区域气氛,年期越近越一致,这无疑是此计划希望呈现的。另外,原初一年一区的拍摄计划意在随着时间的推移而等待城市的转变,预期十八年后可形成强烈的时空拉扯,但拍摄到第四区湾仔区后邓国骞的想法变了,湾仔区的拍摄出现重大政治事件的记录,这让邓国骞进一步看清楚了当下城市的本质,它好像在停滞。邓国骞心底盘算,这系列或许便这样完了?抑或在某一天重启,以更根本性的切换角度来响应骤变的每一个当下生活,每一个更贴近生命的章节。


tupian12.jpg

《今<东京梦华录>》元朗区、油尖旺区、中西区 录像/装置 录像投影、旧木柜 6分15秒 尺寸不定 2012年-现在


展场里摆放及展现的元素,整体地共构出异质的现实,以此来呈现感受、视角、态度、立场,以至见解,借展场的特性将蕴藏生活的片刻得以被凝视。邓国骞几乎全部时间都用于此,或者说,将所有经历都回归到这部分。这个部分足够庞大,邓国骞的身体、精神、意志享受其中同时非常疲惫。


tupian13.jpg

tupian14.jpg

《灯谜》 装置/录像 蚊帐、单频道电视录像藏于木桌、座地灯、盘香、光纤、香炉、供桌、茶叶及折椅 2分28秒 尺寸不定 2015年


《灯谜》谈的是传统与现代化的光。邻舍人情联群结党,春秋二祭聚餐酬神,那是一个尚未如现今资本化系统化的,互联网并未盛行的,智能手机及社交媒体远远未到的时代。一天,香港的多元丰盛淹水了,紧张了,拘束了,保守了,事实上世界同时瓶颈了。


tupian15.jpg

邓国骞,《不可以摸果子》,2015-现在,彩色打印,尺寸不定.

 

事实上,在大时代洪流的裹挟下,不光艺术家向作品注入的现实考量,就连个体意志本身都会一直面临涂写与重画。在近作《起草》中,邓国骞调用了香港市花“洋紫荆”的植物学特征(花大而艳丽,但无法结果)与相关名称纠纷(在基本法起草阶段,“洋紫荆”的“洋”被去掉,香港区花名义上变成紫荆花)。这些身处于时代之中的辞藻,连同艺术家睁开眼帘的可见之物一起,也将不断面临重新起草,涂抹和另构。


tupian16.jpg


二、冯力仁个展“多样性”

 

 狮语画廊上海空间一楼展厅,这个位于武康庭昔日法租界的老洋房内的白盒子空间里,艺术家冯力仁带来的7件雕塑作品营造出一个冷静、温暖、又克制的“多样性”场地。

 

tupian17.jpg

“多样性”冯力仁个展展览现场

Multiplicity:Fung Lik-yan Kevin Solo Exhibition  View


生于香港、留学加拿大,在从事工程师职业多年后,冯力仁的工作重心转向艺术创作,1993年他修毕香港大学校外课程所举办之现代雕塑文凭课程,同年随唐景森先生习木雕;2014年起,他被委任为香港艺术馆专家顾问;2018 年他获得香港政府民政事务局颁发嘉许状特予嘉许促进文化艺术方面的发展贡献。


tupian18.jpg

“多样性”冯力仁个展展览现场

Multiplicity:Fung Lik-yan Kevin Solo Exhibition  View


冯力仁对于现代都市人们的生活境遇有着更多的感同身受与体悟,他的作品探讨中产阶层的生存状态,以及日常所面对的挑战。他将自身的经历与感受融入作品,精心的刻绘和诠释了人类的生存状态,引发观者共鸣。近年来,他的创作材质延展至更多不同媒介,带来观察社会更多的想象空间,就如本次展览名“多样性”所言,展现出一种对于当下城市与社会系统的多纬视角。

 

tupian19.jpg

“多样性”冯力仁个展展览现场

Multiplicity:Fung Lik-yan Kevin Solo Exhibition  View


tupian20.jpg

“多样性”冯力仁个展展览现场

Multiplicity:Fung Lik-yan Kevin Solo Exhibition  View


tupian21.jpg

“多样性”冯力仁个展展览现场

Multiplicity:Fung Lik-yan Kevin Solo Exhibition  View


tupian22.jpg

冯力仁,细胞2,雕塑,铜着色

Fung Lik-yan Kevin,Cell 2,Wall mount,painted bronze

18*14*33(h)cm

2018


冯力仁想要表达打工一族,所以他用打领带的人作为代表。可能过往作品要呈现的都是冯力仁个人要面对的压力,所以都多是单一。而今次展览中就有谈群体,所以作品中就有几个或一群人出现在同一组作品中。


tupian23.jpg


冯力仁坦言虽然是个理科生,但是对于艺术及其科技等也都很感兴趣,所以平时他也爱看一些关于科技、经济的书本或者电影来给自己舒压,但是他特别爱的仍然是木工和雕木,因为他认为这是一个可以专心随意的很好的舒压方法。冯力仁是个很享受创作过程的人,他希望以后的作品都能由自已全面投入,完完全全是在没有代工下完成。实际上在焦虑不安的这个时代里,或许我们都可以放慢脚步,多欣赏城市里的古遗迹和艺术品,实际上也是守护这座城市的一种绵薄而又坚实的方式。







来这里关注我们

评论登录

关注我们

  • 分享设计 关注设计师品牌与创业

正在预览中

刚被收藏的设计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