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

忘记密码? 登录

注册

使用您的社交媒体账户登录

第二自然

  • 分享设计精品
  • 关注设计师品牌与创业
微信扫码联系客服

皮影戏濒临灭绝,他却偏要让它“活”下去!

0 6709 发表于:2018-10-08

2000多年前,汉武帝因爱妃李夫人去世而终日郁郁寡欢,无心朝政,大臣李少翁便想出一法子逗这位帝王开心。

4.jpg

用棉帛裁成李夫人影像,涂上色彩,并在手脚处装上木杆。入夜围方帷,张灯烛,恭请皇帝端坐帐中观看。武帝看罢龙颜大悦,从此爱不释手……

这个被载入《汉书》的爱情故事,被认为是皮影戏最早的渊源。

 12238467_992944.jpg

皮影戏作为民间古老的传统艺术,始于西汉,盛于清代,在中国已经拥有了两千多年的历史,曾是十分受欢迎的民间娱乐活动之一。

 图片1.jpg

如今,却被列入了面临濒危的剧种之一。

随着电影电视的出现,皮影戏的发展遭受到了重大的冲击,大量的皮影戏艺人为谋求生计而改行,这严重影响到了皮影艺术的传承。

 微信图片_20180830095204.jpg

不过,他是一个例外,在皮影戏的传承之路上,他一直默默的坚守着,从未真正的放弃过。

他是马飞,出生于皖北灵璧的皮影戏世家,是马派皮影戏的第四代传人。

172322585.jpg

马派皮影戏沿传至今已有120年的历史,是黄淮两岸皮影戏的代表,由皖北老艺人马信昌(马飞的爷爷)开创,深受当地群众的喜爱。最兴盛的时期是在上世纪50年代,马飞说:我的爷爷、大伯、二伯、我爸爸、我大哥,一共有5个戏班。那时的马派皮影几乎家喻户晓。

 11.jpg

在家中长辈的耳濡目染下,马飞从小就喜欢皮影戏,6岁就开始接触皮影艺术,12岁就开始了他人生中的第一次皮影戏表演。

 2.jpg

学艺很苦,尤其学的是皮影戏这样一门综合性艺术,有“魔调”之称的马派皮影,非常考验唱腔。不管头一天演出再晚,第二天天不亮就要起床号嗓子,北方的冬天寒风凛冽,只要一张口嗓子眼都冷到刺痛……而这,便是马飞学艺时的日常。

 微信图片_20180830095200.jpg

即便是现在,四十几年过去了,他依旧保持着对皮影戏的那份忠诚和热爱,不断在制皮、雕刻、表演、唱戏、演奏等方面精益求精。

 18.jpg

 马飞为了确保他演艺的皮影戏能够带来最传统的观感,对皮影人物的制作从不敷衍。 

14.jpg

3991102843.JPG

皮影材料都是使用灵璧老家的生驴皮,净皮后精心设计图案,在驴皮上雕刻,一个大的皮影人物需要雕上四五千刀,接着敷彩并熨平,最后将四肢与身体用线联缀在一起。前后要经过三十多道工序,一个完整的皮影人物才能完成。

表演时,他需要用唱功唱出人物的喜怒哀乐,用双手去操控人物动态,更重要的是要用心去融入角色,把自己当成手里的那个皮影。

 

马飞一只手最多操作过24根钎子,同时“指挥”8个人物,一个人物分别3根钎。真的很难想象手指要灵活到怎样的程度,达到何种的高速同步,才能完成这样的表演。

 《西游记》是马飞最得意的皮影戏剧目,每每演出都会引来同行和观众的惊叹。伴随着锣鼓镲的节奏,孙悟空和红孩儿快速翻转,划拳出脚,起飞弹跳,一切动作行如流水,十分灵活。能让皮影戏这般的栩栩如生,大概也只有马飞能操作得出来了吧!

所谓看花容易绣花难,对于年过半百的马飞来说,每场演出都会消耗他很大的精力,演出结束后,他都会大汗淋漓的瘫坐在座位上,累到无力再发一言。

不过,如潮的掌声和欢呼声让他觉得: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马飞说过他可以没有一分钱,这不重要,但是让他放弃皮影演艺,那就不行!这点从他当年“弃医从影”时的决绝就可以看得出来。

 

1990年,马飞组建了家族的皮影团,随着打工潮的到来,团里的成员们纷纷下海,皮影团解散。马飞也迫于生活压力,来到上海成为了一名日收入上千元的牙医。

但是衣食无忧的生活,并没有让他忘却心中的皮影梦。终于在2010年,马飞不顾身边人的劝阻,毅然放弃了收入颇丰的牙医工作,选择回到皮影演艺的这条路上来。

 

2011年,皮影戏入选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随后不久,马派皮影也被纳入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之一。这让马飞颇感欣慰,也更加坚定了他传承并发扬皮影艺术的决心。

 

当然,想要让皮影戏更好的发展下去,就得与时俱进,马飞也因此不得不做出一些改变和创新。

如传统皮影戏的幕布一般三尺长,而马飞的皮影戏幕布长度在2.63米之间;过去二三十公分高的小皮影,在马飞的手下变成了八九十公分高的大皮影。

 

在合肥八年,他也尝试着在马派皮影的“魔调”唱腔上做些改良,希望能够让合肥的人们听起来更加亲切。

13.jpg

除了传统的《西游记》、《八仙过海》以及《水浒传》,马飞还编导了《小蝌蚪找妈妈》、《保护江豚》等新的皮影剧目,与李鸿章有关的皮影戏也正在策划当中。

 

马飞说:目标只有一个,不能让老艺术埋入黄土,而要让它传承下去。

 

2015年,合肥包河区外国语第二小学聘请马飞为校外辅导员,给学生们传授皮影技艺中科大、安大、合工大等一些大学都有马飞收的徒弟

让皮影戏走进校园,就是马飞传承皮影艺术之路上尤为关键的一步。

 

我们都知道,后继无人几乎是所有传统手工艺和民间艺术所面临的的囧境,而正处濒危的皮影戏能有马飞这样的传人,无疑是不幸中的万幸。

 

他的坚守,为皮影艺术更好更完整的传承作出了重要的贡献,他在努力,让我们明天也能看到皮影戏!

 

图片来源:徽镜,新浪博客,西部网,昵图网,新华网

来这里关注我们

评论登录

关注我们

  • 分享设计 关注设计师品牌与创业

正在预览中

刚被收藏的设计品